华北制药37亿存款去向成谜?三招识别财务公司资金占用风险

发布日期:2023-10-03 07:42    点击次数:147

  炒股就看金麒麟分析师研报,权威,专业,及时,全面,助您挖掘潜力主题机会!

  出品:新浪财经上市公司研究院

  文/夏虫工作室

  近日,华北制药(维权)遭遇立案调查。

  公告显示,公司涉嫌未按规定披露在冀中能源(维权)集团财务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财务公司”)超出股东大会议定限额的存款,根据相关法律法规,中国证监会决定对公司立案。

  值得一提的是,新浪财经于2022年6月17日发表一篇《华北制药大存大贷背后:被大股东掏空?短期资金缺口巨大 》一文,直指巨额资金存于财务公司而自身却又不断举债的资金风险问题。

  巨额资金神秘消失?

  公司货币资金相比2021年出现明显下滑。一季报显示,公司货币资金为19.49亿元,相比2021年年末,公司资金大幅减少33.56亿元,降幅高达63%。

  公司2020年及2021年货币资金飙升的这两年,大部分资金均存于财务公司。数据显示,2020年公司期末货币资金49.08亿元,财务公司存款40.70亿元,财务公司存款占比82.93%; 2021 年公司期末货币资金53.05亿元,财务公司存款余额44.20亿元,财务公司存款占比83.32%。

  截至报告披露日,公司在财务公司的存款余额为 0,贷款余额为 0。值得一提的是,公司的存于财务股东巨额资金神秘消失引起监管关注。

  据悉,2021年12月31日,华北制药在财务公司的存款为44.2亿元。次日,华北制药从财务公司取出7.45亿元,用于偿还河北银行贷款本金及利息,在财务公司账上还剩下了36.75亿元。在华北制药披露的2021年报的4月27日时,华北制药在财务公司账上的存款变成了0。2022年6月20日,上交所对华北制药下发监管函,直击巨额资金去向问题。

  在去年7月13日的回复函中,公司称,财务公司存款取出后未实施专户存储管理。财务公司存款及利息36.90 亿元取出后转入物资供应分公司农业发展银行账户,主要用于日常生产经营活动、偿还银行借款支出等。物资供应分公司农发行账户自去年4月22日至7月11日累计收入39.40亿元(包含财务公司取出的36.90亿元),累计支出12.88亿元,其中:购买原材料1.86亿元,支付销售费用0.23亿元,支付工程项目款0.04亿元,偿还银行贷8.25亿元。截至回复日中国农业发展银行账户资金余额26.52亿元。

  对于财务公司账户归零问题,公司在2022年年报中称,公司的财务公司存款余额超过了贷款余额,超过了董事会和股东会决议批准的关联交易额度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存于财务公司的资金远超审批额度,公司对于上年度存在的非财务报告内部控制重大缺陷事项采取措施进行了改正,于 2022 年10 月 12 日,全部完成改正,相关措施实施期间,公司的财务公司存款存在过余额,财务公司向公司发放的贷款余额一直为 0,2022年度公司在财务公司的日均存款余额仍高于财务公司向公司发放的日均贷款余额。

  三招识别财务公司资金占用风险

  事实上,很多以财务公司名义进行归集后,大部分体现在货币资金科目,仅从单一科目似乎很难发现异常。此外,资金支取又可能受限于集团审批,而有些公司甚至有意隐瞒关键信息披露,相关资金体外流转变得十分隐蔽。这是否意味着很难追踪财务公司资金被关联方占用的破绽呢?其实不然,有些异常我们或可以回归到常识,从商业逻辑的合理性或可以找出答案。

  我们曾在《财务公司隐秘的角落:东旭系、亿利系等上市公司沦为集团融资工具?  》提出了三大识别路径:

  其一,警惕那些“高存低贷”型公司;其二,关注存贷利率合理性;其三,母弱子强尤其值得警惕。

  回到华北制药巨额资金存于集团层面上,其似乎也触发以上预警信号。

  首先,公司出现母弱子强特征,财务公司存款飙升背后是母公司流动性危机出现。

  我们发现,华北制药自2020年后才开始超大额向集团财务公司存款,而此前存款金额一直较低。

  资料显示,2016年12月31日,华北制药在冀中能源集团财务公司的存款金额为0.79亿元,贷款金额为0亿元;2017年12月31日,其存款金额为0.76亿元,贷款金额为0亿元;2018年12月31日,公司的存款金额为0.73亿元,贷款金额为0亿元;2019年年末,其存款金额为1亿元,贷款金额为0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华北医药2020年后才开始向集团财务公司存入巨款。而这一年刚好为冀中能源集团债务危机爆发年份。冀中能源集团的前身成立于2008年,业务从以煤炭为主业拓展到包括制药、物流、化工、电力、装备制造等多个产业。然而,多元化扩张背后是高杠杆驱动。2020年中报显示,冀中能源集团的资产负债率超过80%。2020年新冠疫情爆发影响公司相关业务回血,同时叠加受国企永煤债务违约事件影响,集团外部融资环境遇冷。据媒体报道,自2020年11月至2021年4月,冀中能源未能发出新的债券。此前即2020年7月15日,河北省国资委曾向河钢集团、开滦集团、河北港口、建投集团下发通知,要求四家企业与冀中能源集团协商,对其发行债券提供增信担保。

  其次,公司存贷利率合理性也存在问题。

  资料显示,公司在集团财务公司活期存款年利率为 0.42%,七天通知存款年利率 1.95%。而公司从外部金融机构获得的有息债务资金成本大部分超过4%以上,有的高达7%。需要指出的是,公司巨额资金存于财务公司时,其有息负债却在不断攀升。

  鹰眼预警显示,2021年报告期内,公司广义货币资金为56.1亿元,短期债务为109.2亿元,广义货币资金/短期债务为0.51,广义货币资金低于短期债务。一边低息向母公司财务公司存款,一边又高息向外部金融公司贷款,这种资金结构显然有悖于

  商业合理性,资金风险尤其值得警惕。

炒股开户享福利,送投顾服务60天体验权,一对一指导服务!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公司观察




栏目分类
相关资讯